开心网外挂

扁桃腺对著城牆唱了一夜的歌
戍守大门的咽喉依然宿醉未醒
狂风暴雨捲沙阵阵袭来
城,顿然失守

成千上万菌兵攻城掠地
醉倒裙下日月笙歌仍是
当两条黄河决提
浓浓黄泥浆奔洩
稠与愁,化不开来

本大爷击垮了生化跟合成有机, 践踏了生理学的期末 合情合理的回台湾过暑假了
夏天耶 不过还不给我出太阳 整天下雨我要怎麽去海边呢?

所以回顾一下...

Comments are closed.